人生真正的修行,不是為了走向複雜,而是為了抵達天真

好友分享:

人生,過得快樂幸福的人,都是真正天真樂觀活在當下的人。真正的人生,不是為了走向複雜,而是為了抵達天真。

喜很歡宮崎駿的一句話:「歲月永遠年輕,我們慢慢老去」。總有一天你會發現,童心未泯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童心未泯,就是天真;童心未泯,就是不忘初心。

宋代禪宗大師青原行思提出參禪的三重境界:

人生第一重境界: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涉世之初,還懷著對這個世界的好奇與新鮮,對一切事物都用一種童真的眼光來看待。

萬事萬物在我們的眼裡都還原成本原,山就是山,水就是水,對許多事情懵懵懂懂,卻固執地相信所見到就是最真實的,相信世界是按設定的規則不斷運轉。

人生第二重境界: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紅塵之中有太多的誘惑,在虛偽的面具後隱藏著太多的潛規則,看到的並不一定是真實的,一切如霧裡看花,似真似幻,似真還假,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很容易地我們在現實里迷失了方向。

隨之而來的是迷惑、彷徨、痛苦與掙扎,有的人就此沉淪在迷失的世界裡,我們開始用心地去體會這個世界,對一切都多了一份理性與現實的思考,山不再是單純意文上的山,水也不是單純意義的水了。

人生第三重境界:

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這是一種洞察世事後的返璞歸真,但不是每個人都能達到這一境界。

人生的經歷積累到一定程度,不斷的反省,對世事、對自己的追求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認識到「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麼,要放棄的是什麼。

這時,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只是這山這水,看在眼裡,已有另一種內涵在內了。

人之一生,從垂髫小兒至垂垂老者,匆匆的人生旅途中,我們也經歷著人生的三重境界。一個真正天真的人,必定是見過人世的複雜與陰暗,也必定經歷過世俗的紛擾和爛漫。

木心說:「真正的成熟是你在經歷過太多事情後,依然能夠將內心與這個世界進行剝離。享受人生而不沉湎、歷經蒼涼而不消極。」

1956至1979年,二十年間,木心多次入獄。牢獄期間,他受盡了折磨,斷了兩根手指。關他的人想:「這小子肯定得爬著從牢裡出來。」可木心出獄時依舊腰杆堅挺,褲子還有筆直的縫。作家梁文道看到木心年輕時候的照片,不禁感嘆,他神情那麼堅定,精氣那麼足,這不像是坐過牢的人啊。

木心自己說:「我是一個在黑暗中大雪紛飛的人哪!」

他深知人性之醜陋、自私、虛偽,他理解別人的欲望,理解別人的局限,知道世界喜歡在荒誕滑稽里鬧成個興高采烈的樣子,所以就不把別人的荒唐看得太重,因此而活得乾淨、明快、輕鬆和瀟灑。

這是真正的天真,是不忘初心才能發出的光亮。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知世故而不世故,看透人性卻又寬恕人性,眼前黑暗而內心卻亮的耀眼。

愛的力量只來自你的心中,不是來自於外在環境,倘若你無法體認到你自己就是愛的本身,你就缺乏力量的來源。——麥可

如羅曼羅蘭所說:「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請保留一份童真 ,使你多一份與人的友善,少一些心靈的冷漠麻木;

請保留一份童真,使你多一份人生的快樂,少一些精神的衰老疲憊;

請保留一份童真,使你多一份奮進的力量,少一些故作高深的看破紅塵。

瑣碎的生活總會帶來很多糟心的事情,生活的每一天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不順心;保持一顆童心就是要心有愛,不忘初心,才能看到生活的美好,活出生命的精彩。

畢卡索的一生極其富有,在其91歲辭世時,留下了7萬多幅畫作、數幢豪宅和巨額現金。據測算,畢卡索的遺產總值達到395億元人民幣。那個年代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就現在而言這也是一筆巨款。

有人這樣總結了他的一生:做自己,活成了巨富。提及畢卡索的生平,並不是想說明他的財富。而是想表達,他終其一生都沒有忘記自己的初衷,他的畫作里有很多的主題,他無限的創意和童趣的本真。

就如他自己所說:「我14歲就能畫得像拉斐爾一樣好,之後我用一生去學習像小孩子那樣畫畫。」

曾經看到這樣的話:十年前,我們的心臟很厚,用力才能碎,裡面是信紙、紅袖章、發條青蛙、雞毛毽子和嶄新的回力運動鞋。十年後我們的心臟很薄,一吹就會破,裡面是路燈、啤酒瓶、失眠夜、黑眼圈和忘關的電腦。

三毛說:「天真的人,不代表沒有見過世界的黑暗,恰恰因為見到過,才知道天真的好。」

唐朝的劉禹錫說:「誠天性之潛感,顧童心兮如疑。」

明朝的李贄說:「夫童心者,絕假純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

人生,真正獲得大幸福的人, 都是越過成熟抵達天真的人。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