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電商裂變惹傳銷風險

好友分享:

電商,傳銷,

 

把自己覺得不錯的商品分享出去,一旦朋友通過你的鏈接購買,就能獲得現金返利或者平臺提供的傭金。有拼多多快速崛起的“黑馬”效應在前,網易嚴選和考拉、每日優鮮、快手等平臺紛紛效倣,一時間,以社交裂變、精準營銷為特色的社交電商潮流開始蔓延。

利用社交圈邊剁手邊賺錢

“每天挑選幾件群友們可能動心的商品,她們省了錢,我全家一天的水果錢也到手了。”在上海生活的全職媽媽小潔告訴記者,現在她的購物優惠推薦群已經不需要花太多精力維護,每天都能給她來帶一百元左右的收入。

一年前,小潔在朋友介紹下接觸到兩個電商平臺,一個平臺提供淘寶商品的優惠券,另一個則是一家海外購平臺。小潔在兩個平臺上分別注冊了賬號,只要親朋好友通過她分享的優惠購買鏈接購買了兩家平臺上的商品,小潔就能獲得一定的返利,每件商品返利從不到一元到十幾元不等。作為回饋,小潔會給曬單的微信群友發個小紅包。

性格活潑、交友廣泛的小潔是兩個孩子的媽媽。過去,她常跟自己的“辣媽”閨蜜們交流好用的兒童手環、紙尿褲的打折消息等信息。嘗到社交電商的好處後,她便把身邊有同類話題的鄰居、親友都拉進自己的微信群,精準推送她們可能感興趣的商品,也時常在群裏分享育兒、家居的巧心思與經驗。

不用辛苦備貨、打包、發貨,只要每天在平臺上挑選幾款優惠商品,發送到自己經營的兩個百人微信群裏,小潔每個月就能輕松賺到數千元。小潔回憶,去年“雙十一”前後,電商平臺做活動力度大,群友購物也熱情,她的單日收益曾經達到一千多元。

與小潔一樣,在武漢工作的韓倩也加入了一個名叫“網易推手”的電商平臺。購物達到一定額度成為推手後,韓倩可以將網易考拉、網易嚴選兩個平臺上的優惠商品推薦給親朋好友,並在對方購買後獲得返利、傭金。通過在自己的美粧群裏推薦優惠商品,韓倩每個月能有數千元的返利收入。

資本巨頭爭相注資社交電商

相比直接在京東、淘寶、考拉等大型電商平臺上直接搜索、購買商品,在一些買家看來,像小潔、韓倩這樣的“網購導購”,能幫助自己迅速找到想要的商品,實現供需高效匹配。

“平常上班太忙,有個熟人幫你關注想買的東西什麼時候打折,很省事。”常通過鄰居的購物推薦群網購的楊洋表示,熟人口碑營銷更容易被人所接受。

不久前,短視頻社交巨頭快手與社交電商工具有讚啟動合作。快手APP上新增“我的小店”功能,每個主播都可以開店,商品來源于合作的有讚商鋪。抖音也開始試運行“購物車”功能,用戶可以在自己的頁面上添加購物車功能,與合作商家的淘寶店鋪相連。

上周,社交電商黑馬拼多多赴美上市;今年4月,社交電商平臺雲集微店宣布完成1.2億美元B輪融資;2月,環球捕手宣布獲得戰略投資,估值20億元。一時間,社交電商領域聚集了以拼多多為代表的拼團模式,雲集微店、貝店為代表的分銷模式,有讚為代表的工具模式,小紅書為代表的社區模式,“什麼值得買”為代表的導購模式,並吸引騰訊、紅杉、阿裏等頂尖資本與巨頭爭相布局。

亟須監管部門明確責任邊界

“零售電商行業正在開啟‘去中心化’的新時代,社交媒體將成為中國電子商務平臺和商家克服獲客引流瓶頸的重要工具。”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

第三方研究機構日前發布的《2018中國社交電商消費升級白皮書》顯示,傳統電商已經暴露出諸如交互關係弱、電商獲客成本逐年增高、客戶黏性差等問題,社交電商的異軍突起,彌補了傳統電商日漸顯現的某些弊端。白皮書預計,2020年,我國社交電商商戶規模將達2400萬戶,市場規模將突破萬億元。

“商品流通成為一個人人皆可參與、獲益的風口,這是社交電商成為風口的重要原因。”貝店總經理顧榮説。但不少消費者擔憂,當商品流通過程中的營銷、導購層級越來越復雜,電商相比實體店的優勢也可能蕩然無存。

另一方面,社交電商裂變的法律邊界不明確,新行業的迅猛發展與法律監管的空白,正成為社交電商的桎梏。以環球捕手為例,發展新會員返利升級、晉升後“下線”銷售商品也會給“上線”帶來收益返利等多級分銷設置,明顯存在傳銷嫌疑。而雲集微店2017年就曾被杭州工商部門認定有傳銷違法行為,合計罰沒超過958萬元。近日赴美上市的拼多多,也有大量網友反映其拼團電商模式頻繁刷屏,令人不堪其擾。

一位法律從業人士透露,國家監管部門目前正在進行社交電商法律規范與監管的課題研究,將盡快明確社交電商平臺、商家和技術提供者的責任邊界,通過監管、法律手段解決傳銷、刷屏、侵害個人隱私等問題。

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