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無人機 原來同血統?但讓軍事迷愛到搏命的是這款

2019-08-15 08:00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報導

劍翔無人機與首度亮相的發射系統。記者程嘉文/攝影
劍翔無人機與首度亮相的發射系統。

「2019年台北國際航太暨國防工業展」將於15至17日,在台北世貿展覽館進行。蔡英文總統今天上午也將出席開幕儀式,並且參觀國防館,聽取各項武器研發的成果。

這項兩年一次的展覽,雖然有「國際」之名,但距離全球武器市場上的「航太(防衛)展」,各大軍火商發表最新商品吸引各國買家,仍有很大距離。嚴格來說,本展覽的最大意義,還是政府推動全民國防,秀出國產武器科技的最新成果。至於國際性軍火大廠,有些雖然也會參加,但並非為招徠訂單而來,多半已是我國軍方的現有客戶,主要是「捧人場」。

當然,每次展覽的國造武器,不可能全都是這兩年內發展,因此每次展覽也都難免,出現一些年年出來露臉的老面孔。那麼今年的展覽,比起往年,有哪些是真正的「門道」與「熱鬧」?

2019台北國際航太國防工業展會場鳥瞰。記者程嘉文/攝影
2019台北國際航太國防工業展會場鳥瞰。

「哈比」無人機 以色列血統?

2017年的航太國防工業展,中科院首度展出「反輻射無人機」,由於外型酷似以色列的「哈比」(Harpy,希臘神話中的女妖)無人機,兩者之間的關係,頗引外界好奇。

所謂「反輻射」是指飛彈追蹤敵方雷達波前進,最後將敵方雷達擊毀。一旦我方擁有反輻射飛彈,對方的雷達就不敢任意開機,因此其搜索或射控的能力,勢必會大受影響。

哈比是一架螺旋槳推進的小型(長約兩公尺)三角翼無人機,航程達500公里,發射後依據GPS導航到達預定目標區,然後就在上空盤旋,開啟尋標器搜索雷達訊號,一旦尋獲,無人機就化身飛彈,對敵俯衝攻擊。

由於哈比的體積小、速度不快,又可同時多架進行「機海戰術」。對於被攻擊一方,不管是用防空飛彈、高砲、戰鬥機、直升機來攔截,都有相當困難。

兩年前的台北航太國防工業展,首度亮相的反輻射無人機。記者程嘉文/攝影
兩年前的台北航太國防工業展,首度亮相的反輻射無人機。

「劍翔」架數公開 幾套系統是機密

反輻射無人機兩年前首度露面,這次正式賦予其「劍翔」之名,並且展出全套發射系統。重型聯結車頭拖帶的板車,放置在會場正中央最顯眼位置,板車上攜帶12架待射的「劍翔」。

中科院航空所長齊立平受訪指出,劍翔無人機已經於今年開始量產,預計在6年內為空軍生產104架,擔負制壓敵方防空網的任務。雖然中科院很大方地透露總生產架數,但是軍方要採購幾套系統?齊立平則守口如瓶,不願透露。

換言之,「子彈」的數量可以公開,但是「槍」的數量,就是機密。

不過,早在1990年代哈比無人機剛問世,中共就向以色列訂購。2004年,解放軍將無人機送回以色列維修,外界認為是進行系統升級。此時美方出面干涉,迫使以方將飛機原封不動還給中共。不過向來擅長逆向工程的大陸,當然也會設法破解哈比系統,如今已經在國際市場上,推出外型十分近似的ASN-301無人機。這也代表,海峽兩岸將使用外型酷似的同類武器。

XT-5高級教練機的引擎沒有後燃器,尾管外型明顯收縮,代表必須重新另作風洞測試,...
XT-5高級教練機的引擎沒有後燃器,尾管外型明顯收縮,代表必須重新另作風洞測試,以了解氣流狀況。

高教機命名 「藍鵲」改叫「勇鷹」?

空軍的AT-3教練機,以及擔任新進戰機飛官訓練任務的F-5戰鬥機,都老舊瀕臨退伍。馬政府時代,規劃由漢翔與義大利李奧納多公司合作,在台生產M-346高級教練機(新加坡、以色列也採購)。不過2016年政黨輪替後,蔡政府決定「自行研發」才算國機國造,因此放棄與義方合作,改由經國號戰機的雙座版為藍本,研發XT-5高級教練機。

先前漢翔一度自行將XT-5命名為「藍鵲」,2017年展出的模型上,就採類似藍鵲外觀的藍、黑、紅三色塗裝。不過政府高層對「藍鵲」之名興趣不大,授意軍方舉辦新式高教機的命名網路票選。

票選在今年初進行,得票最高的是「勇鷹」,不過外界有質疑聲音,認為「英」、「鷹」同音,是拍蔡總統馬屁。活動頓時陷入遲不公布結果的尷尬局面。由於XT-5的原型機預計將於今年9月26日出廠(roll out),依慣例屆時將要命名。軍方內部消息指出,最後應該還是會採用「勇鷹」,否則如果此時翻案,反而更顯心虛,更引發外界批評。

XT-5高級教練機模型。記者程嘉文/攝影
XT-5高級教練機模型。

在展覽現場,漢翔工程師指出,XT-5比起經國號,省略了發動機尾部的後燃器,因此機尾形狀有所不同。教練機也需較長續航力,因此擴大了內部油箱,也增加使用複合材料比例以減重。另外考慮到駕駛飛機的,往往是技術還不熟練的學員,左右主輪之間的距離也加大,提升降落觸地的安全性。

二代名稱還是雲豹 卻長得不一樣

軍備局209廠的雲豹裝甲車,已經大量服役於陸軍機械化部隊。2017年的航太國防工業展,209廠推出「第二代雲豹」原型車。今年「二代雲豹」再度現身,不過展出的二號樣車(M2),與兩年前的M1樣車,以及第一代雲豹,外型已有明顯不同。

二代雲豹M2樣車(上方),前方是「一代雲豹」CM34。記者程嘉文/攝影
二代雲豹M2樣車(上方),前方是「一代雲豹」CM34。

現場解說人員指出,二代雲豹雖繼續使用一代雲豹的引擎與變速箱,但是M2樣車改良了傳動系統,因此前車身形狀和M1樣車明顯不同。二代雲豹使用液氣壓懸吊系統,代替一代雲豹的圈型彈簧,M2樣車再加入「副車架」設計,使平穩度明顯增加,也足以吸收重量增加(22噸增為24噸)對機動性的影響。

陸軍已經訂購638輛一代雲豹,擔任裝甲步兵戰鬥車,生產作業將於112年度全部完成。因此二代雲豹的發展目標,是取代現役的迫砲裝甲車,軍備局202廠也特別研發出新式砲座,可以吸收70%後座力,足以發射81或是120公釐的迫擊砲。陸軍下個月就要對裝載81公釐迫砲的雲豹二代M2樣車,進行作戰測評,如果測試通過,就可望建案投入生產。

B-17轟炸機 體驗二戰砲手搏命生涯

空軍高教機計畫,決定放棄已有國際市場的M-346,改採自行研發,曾經引起質疑,認為失去打入全球產業供應鏈的機會。對此,中科院長出身的國防部副部長張冠群上將不以為然,表示如果我方沒有主導權,就算對方願意讓我方生產飛機上某些部件,但未來若有其他國家打算採購M-346,義方很可能又把這些部件讓給對方生產。至於真正高技術也高獲利的核心部位,任何國家都不可能輕言釋出。

B-17砲塔模擬射擊系統,娛樂性頗高,但恐難免大排長龍。記者程嘉文/攝影
B-17砲塔模擬射擊系統,娛樂性頗高,但恐難免大排長龍。

由於M-346在各國促銷時,標榜其具備強大的模擬功能,可以利用電腦在機上虛擬出各種武器系統,讓教練機演練戰鬥機大部分的戰術科目,從而大幅降低成本。對此張冠群表示,模擬技術向來是中科院的強項,自信我方的新款高教機在此方面的表現,未必會比M-346遜色。

的確,歷年的台北航太國防工業展,模擬系統都是中科院重要的展品。今年除了持續推出輕武器射擊等模擬靶場外,還與民間廠商合作,推出模擬二次大戰B-17轟炸機砲手的系統。當玩家進入可以左右旋轉與上下俯仰的砲塔,並且戴上VR眼鏡時,就宛如置身二次大戰西歐上空,盟軍轟炸機與德國戰鬥機機烈廝殺的戰場,必須操作旋轉砲塔對來犯的敵機開火,逼真度相當高。

這套B-17砲塔,堪稱今年展覽中最具娛樂性的系統,未來有機會技轉到民間的主體樂園。不過因為現場只有一套系統,玩家進入砲塔、繫好安全帶、加上轟炸機「起飛」等,都需要相當時間。中科院現場人員估計,每天最多只能接待100名體驗者,因此屆時大排長龍,恐怕難免。

原文來自: 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3989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