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帶你來看不一樣的地獄

繼《屍速列車》之後再度在台灣引發賣座熱潮的《與神同行》신과함께,究竟好在哪裡?為了這個問題,只好在百忙之中進場二刷細看,愈發看見這部電影的好,以及不好。尤其進場二刷的我,在片尾母子對話的部分再度無法自持地流下媽媽告白之淚,只能感嘆:親情果然是催人熱淚的萬年不敗之梗。

讓我們來好好拆解《與神同行》真正好的部分。首先是影片本身的剪接極好:故事透過河正宇所飾演的使者,穿梭在陰間與陽間兩個世界辦案串接整部電影,而剪接在此發揮了極大的連結力,將陰間的審判搭上了陽間人類現在與過去罪行一併混合說書,縫合力十足,不會讓觀眾產生天上人間兩處「各過各的」的斷裂感,使得亡者即便已經死掉了,和陽世親人的情感連接度依然緊密,人鬼殊途的家人之間雖然沒有再碰到面也無損感情的濃烈和對彼此的思念,受眾在觀影時也能輕易代入情緒。

 

第二個值得稱許的部分是整體演員的選角與表演,都是在均質水準以上的好:尤其是河正宇、朱智勳、金東昱這仨,在演技收放自如、近乎炫技等級的變臉功力施展中帶領觀眾感受到悲喜交雜的戲劇性效果,這反而是自《我的野蠻女友》以來一向以演技著稱的車太鉉沒有達成的作用。這一次,車太鉉受限於角色設計的呆板,「偉大生命之中藏有隱情的小人物」其表現空間本就不大,儘管每場戲他都有到位與稱職的演出,但也給不起影迷更多的驚喜。《與神同行》的演員陣容龐大,但在選角方面卻毫不馬虎,片中飾演閻王的李政宰氣勢逼人,自備凜然浩氣為角色增添紋理質地;飾演媽媽的藝秀晶也在一般韓國媽媽的苦情樣貌上妝點出無害不催逼的親和氣質,這兩位演員都是在劇尾堆砌動人戲碼時不會妨礙觀眾入戲的中性佳選。

 

 

再來我們必須來談談《與神同行》的特效部份。號稱耗資十億台幣所打造的電影特效成果應該是要很卓越才是,第一回我在in89看試片時一度認為是放映機亮度不足以至於呈現不出大場面戲碼部份的精工細節。不過二刷時我換了一家比較亮的戲院看,才理解這電影的特效其實不如預期。在迅速的鏡頭移動搭配剪接的「化妝」之下,《與神同行》的特效與好萊塢片相比,其水準大概就是《駭客任務》第三集的tempo 或者是1999年《神鬼傳奇》的等級,若要論及美術設計的搭配實則遠遠不如。畢竟,禁得起細看的電影美術是不會跟你打速度戰的。如果多數進場觀眾都說《與神同行》的特效好,那對電影產業來說或許是個喜訊:這代表原本看所謂「線上高清」的觀眾入場觀賞並且覺得值回票價了,這樣的水準對於一般觀眾而言或已堪用。

 

 

賣弄煽情一向以來就是韓國電影的高級化妝術,《有你真好》祖孫情動人、《屍速列車》的父女之情讓你哭、《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也要有父女情做打底,直到《與神同行》的親情牌依然坐鎮地獄的最後一關審判場,明知劇情的我二刷時劇情一旦走到那邊,我理智上不想哭都不行!然而激情過後,細細思索這樣為了效果、場面、渲染觀眾的情緒而犧牲掉了劇情鋪陳、世界觀設定的邏輯,在觀影後恢復理智再去回想反而產生一股情感的廉價與膚淺化,尤其回顧原著漫畫中那些設想精良、有趣的地獄世界描述,更是完全與西洋式的好萊塢化的特效衝突巨大,有一種東方世界被《魔戒》侵入的微妙違和感產生,啊,原來東西方的地獄樣貌都是同個樣子嗎?

 

簡單說來,以專業的角度來看,《與神同行》的優點在於均質以上的表演以及亂中有序的剪接。但在文本並不如原著精彩,場面也並非頂級的美,精準的煽情技術更難讓人真心愛上。說到底,整部電影終究不是神級的好。套一句我在蘋果的好友、影評級記者妹仔Lily的話來作結罷:「神片兩個字不是這樣可以隨便套用的好嗎!?」

 

說是這樣說,但若要問2018年《與神同行》續集上映的話我看不看?當然是搶第一的去看!畢竟是創下台灣影史韓片最高版權金額價格的電影,只要是愛看電影的人,只能看好看滿啊!

 

轉自 與神同行  電子商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