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搬入詭異大樓,喝下鄰居送的飲料竟懷上「魔胎」、狂吃生肉…6部此生必看經典邪教電影

邪教電影 ,失嬰記,窒息,曼蒂,毒鑰,窒命地,雙瞳

前陣子國產遊戲《還願》再度引發國內對邪教的熱烈討論,每當我們聽到邪教的故事,包括集體自殺、精神控制、詭異儀式等,都非常震驚。許多電影、小說等影視作品都從這些離譜的邪教事件中取材,以下介紹6部經典到不行的邪教電影,保證讓你毛骨悚然,驚心動魄!喜歡懸疑、驚悚片的你絕對別錯過!

1. 《失嬰記》

蘿絲瑪麗和蓋伊這新婚夫妻不聽朋友的勸說,搬入紐約市一棟充滿食人和謀殺事件的布拉弗大樓。但新生活卻意外地順利,除了和熱情的鄰居老夫婦成為朋友外,丈夫蓋伊也因為某齣戲劇主演員突然失明而獲得演出機會。就再搬遷與事業兩得意之時,蓋伊和老婆提議生個小孩。

但就在他們預期受孕的那晚,怪異的鄰居太太帶來了兩杯飲料給他們品嘗,蘿絲瑪麗喝下之後馬上昏厥,在半夢半醒間她看見自己全裸在老公、鄰居太太以及大樓其他住戶面前,被惡魔強暴,醒來之後丈夫只告訴她因為不想錯過讓她受孕的機會,所以才和失去意識的她發生性行為。而天真的羅絲瑪莉卻渾然不覺,這個即將誕生的「寶寶」將帶她捲入一場撒旦的痛苦深淵……

1968年的美國驚悚片,由羅曼·波蘭斯基執導,電影內容改編自同名小說,更被美國電影學會選為百年百大驚悚電影中的第九位。除此之外,關於電影中撒旦的孩子到底長成什麼樣子,有不少觀眾宣稱他們在電影中看到了,此事更讓部分宗教團體視本片為邪物!

2. 《窒息》

故事背景設定在1977年冷戰時期的德國,一間芭蕾舞教室、幾名女舞者,以及一位男性心理醫生之間超脫科學驗證的恐怖故事。

美國舞蹈新秀蘇西(達柯塔強生 飾)前往柏林就讀知名的頂尖舞蹈學校─馬可斯舞蹈學院,第一次來到舞蹈大教室團練的她,便毛遂自薦想當領舞,編舞家白夫人(蒂妲·史雲頓 飾)要她試跳一段,並觸摸她手腳施咒,連結到困在另一鏡室裡的學員歐嘉身上。每當蘇西作出手勢和腳踏,就會隨即扭轉撞碎歐嘉的骨、肉,每一個踏步聲、揮手聲,都會給歐嘉帶來相當程度的痛感。隨著蘇西一步步走向舞團首席,她也將漸漸發現隱藏在學校背後的邪惡勢力……

翻拍1977年經典電影《坐立不安》,除了本身讓人高度期待的劇本外,演員也是一大看頭,除了格德雷女,達柯塔強生飾演的女主角蘇西外,還有超殺女克蘿伊摩蕾茲與蒂妲史雲頓等演員同台飆戲,蒂妲史雲頓這次更一人分飾三角,不只跨性別飾演一名男精神科醫生,還有跨物種演出的突破!

3. 《曼蒂》

曼蒂(安德莉亞·瑞絲柏 飾)在上班途中與一輛箱型車擦身而過,駕駛耶利米·沙德是個嬉皮邪教組織的領導人。沙德被曼蒂的魅力所吸引並命令他的信徒史旺老哥前去綁架她,他試圖用迷幻民謠引誘曼蒂上當,不料計畫失敗,氣憤之下一群人在她老公雷德·米勒(尼可拉斯·凱吉 飾)的面前將曼蒂活活燒死。失去了自己一生的摯愛後,雷德·米勒決心展開一場血腥的復仇……

《曼蒂》自2018年上映以來,獲得一片好評,影評人大多讚賞其獨特的風格、原創性、動作編排及凱吉的演技。此外,該片亦為冰島作曲家約翰·約翰森的遺作之一。

4. 《毒鑰》

護理師卡洛琳(凱特·哈德森 飾)受夠安寧病房的氣氛,透過律師(彼得·賽斯嘉 飾)的介紹,改到路易斯安那南部地區的一個偏遠的莊園別墅擔任私人看護,照顧中風而癱瘓的男主人班傑明(約翰·赫特 飾),但此舉卻讓她捲入一場稱為「巫毒」的巫術風暴中,面對「巫毒」這一種「信則有,不信則無」的邪門歪道,身為一名受過多年科學教育的護理師,卡洛琳深信的無神論正在漸漸瓦解……

2005年的美國懸疑恐怖片《毒鑰》共有兩次結局反轉,令觀眾摸不著編劇的套路。

5. 《窒命地》

改編自真人真事,背景設定在1973年智利政變期間,丹尼爾(丹尼爾布爾 飾)是一位是幫助當地人革命的德國人,空姐蕾娜(艾瑪華森 飾)利用休假空檔陪伴男友,隨著當地發生暴動,丹尼爾意外被秘密警察抓走,混亂中蕾娜循線找到由神父保羅薛佛(麥克恩奎斯特 飾)主領的神秘莊園。

為了拯救男友,她喬裝成信眾進入莊園,卻不知道自己進入了變態神父的掌握之中,她該如何逃出這座廣大「集中營」?又該如何營救生死未卜的男友?

6. 雙瞳

傳說,成仙的人就會有「雙瞳」,能看透人世間任何妖魔鬼怪……

故事由三宗恐怖的案件展開,由於案情實在過於離奇,驗屍的法醫(楊貴媚 飾)在三名死者腦部發現同一種黑黴菌,而且三人都是在歷經幻覺的狀態下死亡,台灣警方為此請求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凱文萊斯(大衛·摩斯飾)探員來台協助。

在台灣警員黃火土(梁家輝飾)等人的抽絲剝繭下,真相逐漸大白,背後主謀仿效一種古老罕見的道教圖示來殺人,藉由將作惡的人施以「寒冰獄」、「火坑獄」、「抽腸獄」、「剜心獄」、「拔舌獄」五獄受刑,然而作為制裁者,其目的又是什麼?

《雙瞳》是2002年由台灣導演陳國富執導,美國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投資的台灣電影。為當年度國片冠軍,在台票房近新台幣八千多萬元,打迫台灣電影沉淪的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