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人才!就是得趣味

英國設計奇才 負責谷歌倫敦總部新建案,他8、9歲時開始留意到建築物缺乏人性面向:「當你經過一棟60或70年代的建築,通常會覺得很冷漠,像是一幅平面畫作,而非立體創作。這個世界放眼望去似乎一片扁平,因為到處充斥直角幾何和『方盒子』。」
在此同時,他也嫌棄公共空間「糟糕透頂」。海澤維克覺得養老院、學校、醫院和許多公共運輸建築,全都死氣沉沉。

 

 

 

許多民眾在社區一住就是40年、每日必須路過觀看這些建築,他希望在滿足安全、健康標準的同時,也兼顧他們的感受。

因為對建構民眾共有經驗具高度熱情,各國政府和大型企業願意冒險支持他橫空出世的顛覆性設計。

2010年,海澤維克的上海世界博覽會英國館「種子聖殿」一戰成名,他成為眾人追捧的設計師。此後獲得連串設計邀約,包括倫敦新款雙層巴士、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大型多用途教學中心,以及倫敦花園大橋。

儘管花園大橋遭倫敦市長卡恩取消(此一計畫由前市長強森核可),但該設計彰顯海澤維克的理念──城市是「人民的宮殿」,應充滿參與、取悅和充實居民生活的機會,而非壓迫、貶低或致使其喪失人性。

海澤維克拿小時候到爺爺家來比喻城市空間:「爺爺家起居室和書房有堆滿書的書架、各種物事、工程樣品、玩具。城市該是那個樣子。」

他繼續闡述:「街道不該是兩個容納空間之間的連結。街道就是房間。房間會有家具、壁龕等等。我們經常將建築物當做目標,但其實建築物只是磚蓋的房間。 」

他解釋:「由於都市化快速發展,城市對人民展現慷慨氣度至關重要,必須打造各式各樣不同的房間和氛圍。」

此外,「在今日這個後數位革命的世界裡,你能躺床上、拿博士學位、完成所有購物,都不必離家;所以除非外面比你家好很多,或能為你的生活加值,否則又何必出門?現在,各個地方必須對人們具有意義,否則他們不會想去。開發商再也不能只提供基本需求。」

海澤維克強調,「趣味」毋須多花錢。很多人認定,海澤維克的設計必然要求高額預算,很少人知道,他的工作室常須面臨經費有限的問題。

海澤維克說:「那次世博會,我們只有其他西方國家的一半預算,而新加坡大學教學中心的興建成本僅略高於一座立體停車場。南非當代藝術博物館與世界其他地區類似博物館相比,成本是八分之一。大家以為,如果外觀不樸實,就一定很昂貴。」

但近來,到處都講求預算控制,這是為什麼「獨創性比以往更重要」。他說對他而言,「奢侈的是創意,不是昂貴建材。」

他受託設計位於美國加州山景市和倫敦的谷歌總部時也一樣:「谷歌對創意感興趣。沒人想要看起來像土豪。不管花多少錢,都想要看起來有智慧。大家想擁有獨創性,而非奢華浪費。」

 

由於谷歌倫敦建案規模極大,海澤維克堅持建築環境人性化的主張受到嚴格測試。「這是11層大樓,有3處挑高3層樓。我們既要大處著眼,又不能忽視小地方,所以不斷(在電腦上)放大和縮小反覆觀看。在那兒工作的有4000人,但我同樣關心每天經過和仰望這座建築的逾10萬人。」

這棟建築長達330公尺,是全球各大城市最長的建築之一,海澤維克說:「這是項重責大任:你如何建構出有趣的東西,不致讓人厭煩?如何在一個單一概念裡找到多種創意?這必須是街道生活的催化劑。我們究竟剝奪了城市的元素或為它加料?」

谷歌倫敦總部去年11月舉行破土典禮,尚未宣布完工日期

 

 

電商